首页 > 天水市政府网 > 正文
归来细话“麻辣事”
时间:2018-07-13 15:10:52    来源:天水日报    作者:胡晓宜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 离开生活很难找到艺术的绿洲”
  “好戏不厌百回磨 我将再接再励”
  ——与剧作家牛勃一席谈


 


 
  用喜剧形式表现精准扶贫 《椒乡里的麻辣事》成为我省首部进入国家大剧院的秦腔剧目
  记者:首先祝贺《椒乡里的麻辣事》演出成功。你的大作不仅给咱天水,也给咱甘肃争了光。还是先介绍一下这部戏吧,以便让读者先睹为快。
  牛勃:谢谢。《椒乡里的麻辣事》是一部反映乡村振兴和精准脱贫的轻喜剧。甘谷是花椒之乡。六峰乡梨沟村花椒大面积成熟,采摘却成了问题,“男子外出去务工,村里所剩老人妇女和儿童。”妇联主任李春萍想搞摘花椒比赛促进采摘进度,舞蹈队队长赵芬芳想参加县广场舞大赛提高梨沟村花椒知名度。两位讲的都有理,难坏了主任程毅敏,一忙乱误会频出。村书记黄远达和恋人刘秀梅在花椒园中说事,却不知程毅敏约李春萍在此解释误会,黄鹏飞和晓英来此热恋。加上孙二毛恶作剧,三对恋人左躲右藏,尴尬又好笑。经销商赵大发掺杂使假,造成梨沟村花椒滞销,矛盾激化。关键时刻,黄远达表明立场,李春萍主动揭发,恢复了梨沟花椒的好名声。为表彰先进,县上将广场舞大赛放在梨沟村举行,梨沟村好事连连,几对恋人幸福牵手,甘谷县“乡村振兴开富路,无边美景一望收”。
  记者:在秦州大剧院演出时,观众掌声不断,笑声不断。乡村振兴、精准脱贫全是严肃话题,你为何要选用喜剧形式,就不怕人说不严肃?
  牛勃:严肃的题材用轻松的笔调来写,对剧作家来说无疑是一次挑战。舞台上,悲剧和正剧都比较讨巧,容易震撼人,唯喜剧难写,弄不好出力不讨好。有时一想,大家辛苦一天,好不容易看场戏,轻松欢快点,解乏减压,若一悲苦,就苦上加苦了。既然好说歹说都是说,为何不好好说呢?
  记者:当前,关于精准脱贫题材的创作较多,但许多创作并不为人看好。在同一题材创作明显扎堆的情况下,你觉得如何做到脱颖而出,为观众所认可?
  牛勃:精准脱贫是当前农村工作的重中之重,全面清除贫困是中国政府向世界的庄严承诺。广大文艺工作者,特别是戏曲工作者聚焦精准脱贫,以自己的创作响应党的号召,为精准脱贫呐喊助威,形成了当前戏曲创作的新景观。但同时,由于主题先行、仓促上马,甚至闭门造车,造成大量创作概念化,假大空,片面图解政策,雷同撞车。要说原因,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深入生活不够,在强调思想性的同时忽视了艺术性,急功近利,欲速则不达。《椒乡里的麻辣事》之所以被观众认可,功夫在戏外,深入农村,从精准脱贫第一线找故事,淘细节,用著名剧作家李宝群的话说就是从生活中打捞剧本。作为精准脱贫工作队第一书记,我和农民群众一起采摘花椒,和村干部一起组织销售。我笔下从人物到故事,从细节到语言,完全是农村的、农民的、原生态的。《椒乡里的麻辣事》不是用戏曲来图解精准脱贫,而是用戏曲来表现精准脱贫中的人和事,表现农民群众对精准脱贫的渴望和他们的创新精神,基层党组织在精准脱贫中的核心堡垒作用、模范带头作用。在题材撞车的时候,另辟蹊径,走一条自己的路。戏曲首先是戏,戏分不足,艺术性不强,抓不住观众,任是多好的题材,都难为观众所认可。生活是创作的源泉,离开生活的源泉,很难找到艺术的绿洲。
  记者:为什么要写这样一部戏,或者说写这部戏的出发点是什么?从《睢阳魂》《像山情》到《赵充国》,我一直觉得你擅长的是历史剧,这次怎么写了出现代戏。
  牛勃:这个话题有意思。出发点,我就谈出发点。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作为一名党员作家,我必须让自己的创作和时代同步。2008年改革开放30周年时,我完成了长篇小说《此人》,被评论家誉为“一个人的改革开放30年”,我以40多万字完成了对一个人30年的“记录”,该书荣入甘肃省“农家书屋”,全省几万个村,村村有《此人》,这个面是很广的。打去年底我就思考,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该做些啥呢?我想写一本戏。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党的十九大报告,对这几句体会特深,“要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写什么戏,响应总书记号召,写一本现代戏。去年,我参与了精准脱贫工作,担任六峰镇白家窑村驻村工作队第一书记,在入户过程中,我看到了花椒产业给农民带的丰厚收入,深深体会到县委、县政府提出的产业脱贫的正确性。没有产业,要稳定脱贫问题很多。但要培育一个产业,并不容易。干部群众对精准脱贫的渴望,他们的乐观豁达,让我深受感动。作为一个普通干部,我无法给他们多少实实在在的帮助,但我可以用手中的笔为他们鼓劲加油。我至今记着村主任自豪的表情,“别看我们是山区,花椒成熟时,城里婆娘女子穿着裙子高跟鞋蜂一样往我们这儿赶,手快点的,一天挣一百多元。”《椒乡里的麻辣事》取材于真实的故事,我稍作了点艺术的加工处理,遗憾的是麻辣味儿还不浓。
  记者:艺术来源于生活,千真万确。戏有了,还有一个问题,你年初出版的《远去的背影》又是为什么呢?
  牛勃:还是为献礼。
  记者:献礼?
  牛勃:今年是第29届北京奥运会举办10周年,十年前,我有幸作为火炬手参加了奥运会火炬传递,对于这个国家,也是我个人的巨大荣誉,我永铭在心。我把这几年发表的40多万字的散文作品集中起来,分为上下两卷,以“远去的背影”为名,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向北京奥运会致敬。十年远去,背影远去,十年前的故事,历久弥新。
    “作为一名党员作家 我必须让自己的创作和时代同步”


 


 
  记者:去年《像山情》《审钱》,今年《椒乡里的麻辣事》,还有已经完成的《激流飞渡》《赵充国》,你是不要由作家向剧作家转行了?
  牛勃:这个想法暂时还没有,业余创作,一切随缘吧。看菜吃饭,量体裁衣,全看碰上的是什么材料。去年有幸参加了被誉为“戏曲黄埔”的戏曲人才培养“千人计划”高级研修班编剧班学习,听了许多讲座,加上手头有几个好题材,就写成了戏,咋一看,戏的分量就重了。多年来,我一直是花枪乱放,由着性儿来,没什么章法。但目标有,就是一定要把甘谷打造成全省戏曲创作大县,为这个目标,我一直在不懈努力。
  记者:你把这个戏交给一个民营团去排,没想过会有风险吗?因为比起国有院团他们到底实力有限。
  牛勃:作为文广局长,对我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一碗水端平,都要扶持。剧团活力在于创新,没有新剧目,要走出困境很难。去年县秦剧团排《像山情》《审钱》,今年恒艺秦剧团排《椒乡里的麻辣事》,把一个比较成熟的作品交给民营院团,既是对他们的信任,也是对他们的鼓励。事实证明,只要有好题材,好本子,选对人,都会做得很好。小县能办大事情,民营院团同样能。
  记者:看你的戏,戏文比较耐读。《睢阳魂》《像山情》雅,《椒乡里的麻辣事》亦雅亦俗,很有特色。你是如何做到的?
  牛勃:写戏文,雅不易,俗更难。宝库在哪里?在群众的生活语言中。我自认为有几句唱词还算不错,“太阳落山乌云出,种上的糜子出来的谷。这个误会没深浅,心有冤屈没处哭。”这唱词,纯粹是农民的日常语言,在《椒》剧中,在雅的同时我尽量采用这种通俗而不乏优美的语言,写给农民看的戏,用他们的语言才亲切,才到位,才能引起共鸣。戏在哪里,故事和语言都在群众中。
  记者:这几年,戏曲回暖的迹象十分明显,好的作品改变了观众的欣赏趣味,你是怎么看这一现象的?
  牛勃:戏曲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戏曲在中国人民千百年来的生活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民间,戏曲直接发挥着高台教化的作用。改革开放以来,随着西方文化的侵入,许多人迷惘困惑,剧场停业转行,演出队伍步履维艰。这几年,正本清源,戏曲再次大放光彩,究其原因,一是戏曲本身的魅力,水清自有见底日,真正的艺术,就像甘谷翰林巩建丰说的,“果是隋珠终照耀,岂有和璧竟尘埃。”好的艺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二是国家一系列关于戏曲振兴政策的出台,国家对戏曲场馆建设的投入不断加大,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很好的引导和助推作用,戏曲“六进”已成为戏曲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三是新兴观众群体的出现和成熟,在对比中他们发现了中国戏曲的魅力,文化自信的复苏促进了戏曲的传承和振兴发展。
  “宝库在哪里 在群众的生活语言中”


 

 
  记者:现在,谈谈你一路春风的国家大剧院之行吧。
  牛勃:县委书记申君明曾问我,想过去国家大剧院演出吗?我说,没想过,不敢想。作为一个县的剧目,到北京演出我想过,但到中国舞台艺术的最高殿堂国家大剧院演出真没敢想。侥幸入选国家大剧院第三届小剧场优秀戏曲节目邀请展,对我来说,实属意外。就入选的十几个剧目来看,都是国家和省、市级大团的,别说民营院团,县级团的都没有。荣誉落到头上,县委、县政府领导格外重视,剧组更是备加珍惜,大家刻苦演练,精益求精。进京之前,我们先后在甘谷、天水、清水演过多场,总体感觉一场比一场成熟。到国家大剧院演出时,各方面配合很好,演员发挥很到位,整场演出,掌声不断,笑声不断。一票难求,座无虚席。文旅部、中国文联、中国剧协、国家戏曲学院、国家京剧院领导和专家应邀观看,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主任、中共甘肃省委原书记陆浩亲临观看,至于在京甘谷籍人士,更是情绪高涨,没想到能在国家大剧院看上家乡的戏,真是人人自豪。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北京电视台、《北京日报》、中国网、人民网等近10家新闻媒体采访报道。各位领导和专家给予该剧以很高的评价,认为该剧为甘肃争了光,可喜可贺。
  记者:这同样没想到吧?
  牛勃:没想到。北京观众的热情让人感动。
  记者:对《椒乡里的麻辣事》,在大家叫好的同时,我觉得还是有点美中不足,具体说就是舞美有点简单,和整个戏的水平有点不协调。
  牛勃:你看的很准,很到位。《椒乡里的麻辣事》我们走的是低成本制作的路子,排的是吃饭戏,几十万元,在任何剧场包括露天都能演出。没想着去多大的舞台,获什么奖。降低成本是好事,但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低成本势必影响舞美道具这些戏曲的重要组成部分,排练时不觉着咋的,一搬到舞台上,问题和遗憾就出来了,简单,甚至粗糙。有些同志对服装、音乐配器也提出了一些很好的建议,感觉有点低档,这些意见都提得很准,很内行,是该剧实实在在的不足。这些宝贵的意见和建议给我们下一步的打磨提升指明了方向。好戏不厌百回磨,下一步,我们将综合大家的意见和建议,在这方面做进一步的弥补和改进。在此,真诚地谢谢大家。
  记者:我感觉你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下一步怎么打算呢?
  牛勃:备战甘肃省戏剧“红梅”大赛。明年是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力争将反映贺龙、王震、任弼时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从甘谷强渡渭河的大型秦腔革命历史剧《激流飞渡》搬上舞台,参加全省新创剧目调演。大型秦腔历史剧《赵充国》由国家戏曲学院戏文系主任、博士生导师谢柏梁教授和湖南戏剧家协会副主席、著名编剧吴傲君教授指导修改,作为“千人计划”编剧班创作成果由《中国文化报》作过重点报道,也是明年的一个重点。
  记者:听上去还不错,谢谢你,让我们分享了你的成果,祝福在戏剧创作道路上取得更好的成绩。
  牛勃:谢谢。

 



 
上一篇:【文化之窗】陇上儒学贤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主办:甘谷县人民政府 承办:甘谷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网站地图
地址:甘谷县大像山镇冀城南路统办大楼二楼 邮箱:ggxxxzx@126.com 电话:0938-5622811
新闻中心 邮箱:ggxw110@163.com 电话:0938-5625345
陇ICP备09003452号     技术支持:甘肃浡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甘公网安备 62052302000005号 网站标识码:6205230001